<menu id="mwmas"></menu>
  • <nav id="mwmas"><nav id="mwmas"></nav></nav>
  • <nav id="mwmas"><strong id="mwmas"></strong></nav>
    <nav id="mwmas"><nav id="mwmas"></nav></nav>
  • 暗戰,為湖南和平解放
    專欄:湖南記憶
    發布日期:2022-07-25
    閱讀量:2449
    作者:虢安仁
    收藏:
    黃康永一到長沙,立即組建國民黨政府國防部保密局湖南站。8月1日,程潛以個人名義發出和平通電,3日,與李明灝簽訂《長沙和平協定》,4日,程潛、陳明仁發表湖南“和平起義通電”,湖南和平解放終于實現。

    圖片

    湖南和平起義壁畫。記者 李健 攝


    毛澤東訪程潛時說:“競選副總統如果搞不成,你就只要個湖南”。


    蔣介石嚴令毛人鳳:“不能讓湖南再出一個傅作義”。


    程潛是戰是和?湖南何去何從?中共湖南地下黨組織和國民黨保密局湖南站展開了驚心動魄的“暗戰”角力……



    圖片
    1. 黎明前的黑暗


    1946年11月,湘籍老牌軍統特務黃康永悄悄抵達長沙。


    此時的民眾,依然沉浸在抗戰勝利的喜悅中,而蔣介石將引起公憤的軍統系統改組為保密局系統,加緊迫害和鎮壓愛國民主力量。


    黃康永一到長沙,立即組建國民黨政府國防部保密局湖南站。他全面接收原軍統局湖南站未暴露人員,又從保密局本部調來一批人員充實湖南站。同時,成立衡陽、常德、芷江三個分站,并逐步推進在全省設立其余分站,省站設12個直屬通訊員,分別駐全省各地籌建當地保密局組織。在省會警察局、長沙市政府等7個國民黨公開部門,黃康永秘密建立特務組織“公組”。


    一年左右,以黃康永為首任站長的國民黨政府國防部保密局湖南站,就在全省建立起一張龐大的特務網絡,將三湘大地置于國民黨反動派的嚴密監控之下。


    1947年,共產黨領導的解放戰爭由戰略防御轉為戰略進攻,逐步由北向南推進。中共湖南省工委執行中共中央“隱蔽精干,長期埋伏,積蓄力量,以待時機”十六字方針,一方面切實保護好自己、防止敵人搞破壞,另一方面進一步加強統戰工作,爭取策反一些關鍵部門、關鍵人物,以配合正面戰場,迎接湖南解放。


    1948年5月,蔣介石當選中華民國總統,但當選副總統并非他“欽定”的孫科,而是桂系的李宗仁。因嫉恨時任國防部長白崇禧協助李宗仁勝選,也為拆散“李白”以削弱桂系,蔣介石免去白崇禧國防部長一職,委任其為華中剿總司令,將白趕去武漢防守解放軍南下。


    此時,程潛因競選副總統失敗,要求回湘主政。蔣介石也想利用其在武漢后方鉗制白崇禧,遂于1948年7月派程潛赴任國民黨湖南省政府主席兼長沙綏靖公署主任。同樣,他也放心不下程潛。在程潛上任的同時,更多蔣系湘籍親信奉命回湘掌握部分軍政大權,又命毛人鳳嚴令黃康永嚴密監控程潛……



    圖片
    2. 在特務眼皮底下策反程潛


    和平解放湖南最關鍵的人物,無疑就是程潛。


    1945年9月,重慶談判期間,毛澤東曾登門拜訪程潛,主張程潛參加副總統選舉,并說,“競選副總統搞成了,好主持國共和談;如果搞不成,你就只要個湖南”。這句話,給程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48年,屢次保護革命同志、毅然向白崇禧遞交脫黨聲明的李明灝,專程看望時任國民黨武漢行轅主任的同鄉程潛。程托李帶信給毛澤東表達其敬意。程潛回湘后,表面上仍堅持反共立場,但也釋放了大量擁護和平的信號。


    中共湖南省工委分析認為爭取程潛和平起義是有可能的。于是,1948年9月,在程潛返湘后兩月,中共湖南省工委成立了“軍事策反小組”,由工委書記周里直接領導,共產黨員余志宏任組長。余志宏曾擔任原國民黨湖南省政府主席王東原秘書,程潛到任后余到湖南大學任教。他對湖南省內高層比較了解,又是程潛醴陵同鄉。


    此時,黃康永奉毛人鳳令,加大了對程潛的監控力度。1948年8月,他在長沙綏靖公署第二處發展了十余名特務,成立“公組”,貼身監視程潛,又將芷江分站站長方天印調回長沙,專門負責在外圍監視程潛。


    這邊,中共湖南省工委軍事策反組周密策劃接近程潛。與此同時,中共中央中原局(華東局)社會部、中共長沙特別支部也分別對程潛及其身邊人進行統戰策反工作。


    省政府顧問方叔章一向有反內戰傾向,與程潛交往甚深。余志宏通過在湖南大學任教的李達等人結識后,經常造訪方叔章住處,分析解放戰爭形勢,贈送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論》等進步書籍,闡明和平起義的必要以及我黨對起義人員的政策。


    程潛族弟程星齡是余志宏在福建工作時的老熟人,余志宏通過地下黨員何之光,邀請程星齡于1948年8月回湘。余志宏每周舉辦一次時勢座談會,參會者有省政府物資調節委員會主任程星齡、長沙綏靖公署秘書長劉岳厚、長沙市市長蔣菎等思想進步人士,通過座談及時掌握程潛的動向,并適機影響程潛的決斷。


    余志宏還通過程潛長子程博洪做其父的工作。程博洪思想進步,積極主張其父走和平道路。


    1948年11月19日,由余志宏安排,方叔章在岳麓山桃子湖家中設宴,秘密招待李達、程星齡以及程潛的親近下屬省保安司令部司令肖作霖、省政府秘書長鄧介松、民盟地下組織負責人敏頌等人。席間,方叔章有意將話題引向湖南時局,李達分析,蔣介石不可能再派兵到湖南,白崇禧想在湖南阻擋解放大軍亦不可能,湖南的解放指日可待。他講出了大家的心聲:頌公(指程潛)應當替湖南三千萬人著想,走和平道路!


    宴后,參會人士分別向程潛轉達了李達的話。程潛雖沒有明確表態,但已然心動。


    劉晴波任書記的長沙特支,是直屬中共中央上海局的一支獨立的地下黨。1949年春,長沙特支成立了統戰工作組和軍事策反工作組,與省工委平行開展統戰策反工作。工作組成員張立武、蕭敏頌等人分別建立了與程星齡、方叔章、程潛小兒子長沙綏靖公署警衛團團長程元等人的聯系,通過他們說服程潛走和平解放道路。張立武也應程潛之請多次與其面談。


    另一邊,負責外圍監控程潛的方天印向黃康永報告了“重大發現”:程潛已通過中共湖南地下組織向毛澤東提出,請解放軍不要進湖南,同時給蔣介石也準備了一份報告,希望國民黨軍隊也不要進湖南,使湖南成為中立區。黃康永即刻上報,蔣介石嚴令加強對程潛的監控。


    一張黑色大網籠罩著程潛,湖南和平解放之路陰云密布。


    圖片

    △1950年4月1日湖南臨時省政府結束公告,湖南省人民政府當日成立。(湖南省檔案局藏)



    圖片
    3. 策反原軍統最大的湘籍特務


    如何破掉黃康永編織的這張特務網,是余志宏和程星齡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他們想到了張嚴佛。張嚴佛也是醴陵人,程潛同鄉,曾受程潛重用,私交很深。張是原軍統最大的湘籍特務,深得戴笠器重,軍統局改組為保密局后,受到排擠,僅任一閑職,一直對蔣介石、毛人鳳心懷怨恨。鑒于此,余志宏、程星齡決定由中共地下黨員李靜石前往南京策反張嚴佛。李靜石是張嚴佛的姐夫,張常年在外,多病雙親完全靠李靜石夫婦奉養。李在南京見張后,一番情真意切的談話打動了張嚴佛,決定返湘參與程潛和平起義。


    以淮海戰役已打響,湖北、湖南的地位十分重要為由,張嚴佛自請去兩地檢查督導。得到毛人鳳批準后,張嚴佛于1948年11月初回到長沙。中共湖南省工委書記周里與張秘密會談,徹底解除了他的思想顧慮。


    11月12日,張嚴佛約見黃康永,訓斥一番后又順勢誘導,說如果程潛背著蔣總統搞不義之舉,將直接影響黨國安危。時下毛局長最想了解的就是湖南站秘密力量的部署情況,特別是在程潛身邊安插的眼線的情況。黃康永一五一十向張嚴佛作了匯報。程潛對身邊特務或調或防,很快擺脫了黃康永近距離監控。


    12月,淮海戰役大局已定,平津戰役也進入后期。12月最后一天深夜,程潛告訴程星齡,“我的決心定了,你全權代表我和中共地下黨聯系吧?!?/p>


    但程潛還有一個擔心,怕共產黨把他作為戰犯予以審判。1949年3月,無黨派人士章士釗會見程潛,談及毛澤東對程的希望:只要程潛走和平道路,不僅不咎既往,不會把他當戰犯看待,還會給予禮遇。4月15日,中共中央公布了《國內和平協定(最后修正案)》,宣布“……有利于用和平方法解決國內問題者,準予取消戰犯罪名,給以寬大待遇”。程潛自此消除了疑慮,一心推進和平起義。



    圖片
    4. 國民黨保密局湖南站倒戈


    黃康永被張嚴佛假毛人鳳之名一番訓斥嚇得不輕。他盡力討好張嚴佛,邀請他住在自己家。但黃發現,張嚴佛幾乎每天晚上去程潛家聊天。此時,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已基本結束,蔣家王朝失敗已成定局。


    中共中央明示湖南省工委,湖南近期的工作是促成程潛起義,同時指示,目前程潛處境困難,壓力很大,一定要其不要著急,相機而行。中共策反組認為,為了不引起蔣介石、毛人鳳和白崇禧的懷疑,確保程潛起義順利推進,必須得到保密局湖南站的有力配合。


    經中共湖南省工委和程潛同意后,張嚴佛直截了當地告訴黃康永,“再跟著蔣介石走只有死路一條。為了保護三千萬人民的安全,程潛主張湖南應走和平自救的道路。這條路不僅是湖南人民的出路,也是你我唯一正確的出路?!睆堖€聲明,他是奉程潛和中共湖南工委書記周里之命來爭取黃的,中共和程潛已對黃進行了長期考察。張嚴佛的一番話,對黃康永觸動很大,他當即答應愿為湖南和平解放出力。


    把黃康永拉過來之后,張嚴佛相繼成功策反了包括任建冰、李人士、劉人爵等一大批在湖南有相當影響力的原軍統特務。黃康永等人依計而行,經常上報一些體現程潛“反共”決心與措施的假情報。


    此時的國民黨保密局湖南站,儼然已成為推進湖南和平解放的掩護機構。



    圖片
    5.白崇禧上當調虎回湘


    1949年,隨著三大戰役的勝利,解放軍不斷將戰線向南推進,國民黨軍隊很可能大量駐扎湖南,要順利實現和平起義,僅靠程潛一介文職很難完成。憑著對時任華中剿總副司令兼第一兵團司令陳明仁的了解與信任,中共湖南省工委和程潛一致認為,必須促成陳明仁駐軍湖南。


    以檢查保密局湖北站工作名義,張嚴佛悄悄赴武漢與陳明仁密談。陳明仁非常贊成程潛的正確抉擇。他明確表示愿意回湖南共襄起義壯舉,但提出為去白崇禧疑心,應選一位白十分信任、表面反共的第三人出面游說。


    恰好此時,程潛又一位醴陵同鄉劉斐辭去國民黨政府國防部參謀次長職務回到長沙。中共湖南省工委和程潛認為,做這個游說白崇禧的第三人,劉斐再適合不過。當年任連長的白崇禧率軍駐守株洲,白崇禧和全連士兵得疫病,是劉斐的老丈人治好了他們的病。后劉斐到白崇禧所在連當文書,因才智出眾,深得白崇禧賞識與信任。劉斐十分贊成湖南和平起義,即刻動身前往武漢游說。


    按照約定,1月22日,程潛在長沙和上海的報紙上公開表示,對中共“和平談判八項條件”,除“懲辦戰犯”尚須商討外,其余均可接受。陳明仁則繼續唱“反共到底”的高調,安排保密局湖北站余克劍不斷上報陳明仁“堅決反共”的言行。白崇禧果然上當,在未征得國防部批準的情況下,于2月急調陳明仁及下轄第一兵團15萬人馬駐防湖南,陳明仁兼任長沙警備司令,以防程潛發生“意外”。



    圖片
    6. 三次挫敗暗殺陰謀


    程潛發表公開聲明的同一天,傅作義在《關于和平解決北平問題的協議》上簽字,率所部25萬守軍陸續撤出市區。1月31日,解放軍入城,北平和平解放。


    在湖南,程潛大有步傅作義后塵之勢,保密局湖南站卻毫無作為。毛人鳳心急如焚,于1949年2月解除了黃康永的站長職務,任命夏松為湖南站站長,要求他必要時可以使用逮捕、暗殺手段,堅決把湖南的和平勢頭打下去。


    撤換站長是意料中的事,在湖南省工委的策劃下,張嚴佛、黃康永早作了安排,湖南站許多人是黃提拔的,繼續與張黃聯系,為和平起義做一些事情。


    蔣介石急眼了,嚴令毛人鳳“不能讓湖南再出一個傅作義”。夏松孤掌難鳴,毛人鳳只得派遣保密局總部布置組副組長毛鐘新先后三次來長沙,組織暗殺行動。


    第一次是1月,目標是知名民主進步人士陳云章。中共湖南省工委將陳云章秘密保護起來,同時由黃康永出面,向毛鐘新陳述暗殺將把長沙搖擺不定的人心推向“共匪”一邊,毛鐘新認為有理,遂停止了暗殺行動。


    第二次是3月,目標是刺殺程潛身邊的人。此計劃很快被黃康永知曉并報告了程潛。程潛迅速加強了警衛,毛鐘新無從下手,只得放棄。


    第三次是5月,毛鐘新又一次潛入長沙。張嚴佛安排其同鄉、原軍統老特務陳達在長沙樂陶旅社與其“偶遇”。毛鐘新與陳達有深交,很快透露了此行的全部計劃:會同夏松組建“湖南政局偵防組”,伺機暗殺程潛、程星齡、肖作霖、唐生明、張嚴佛等人,同時督促夏松部署長期潛伏工作。


    很快,毛鐘新收到了中共湖南省工委安排寫的匿名信。信中說:識時務者為俊杰。望先生懸崖勒馬,不要做傻事,速速離開長沙,否則,當心先生腦袋不保。毛鐘新讀完此信,驚其陰謀已泄,再次倉皇而逃。



    圖片
    7. 暗渡陳倉通電起義


    1949年,解放軍一路南下,摧枯拉朽,4月23日,南京解放。5月15日,困守武漢的白崇禧棄城南逃,率數十萬兵馬退守湘中、湘南一帶,駐守衡陽。


    白崇禧立即解除了程潛的兵權,李宗仁撤了程潛省長職務,逼其就任國民黨考試院院長。任命一直“堅決反共”的陳明仁為湖南代理省長,并將一批桂系親信放在關鍵位置上,四處抓捕地下黨員和民主人士。


    一時間,湖南逆流涌動。中央社會部吳克堅情報系統在長沙設置的周竹安電臺,轉為溝通毛澤東、周恩來與程潛聯系的中央直屬電臺。周竹安電臺對促進程潛、陳明仁下決心起義起了關鍵作用。根據余志宏的建議,程潛親自簽署了起義《備忘錄》,表示接受中共中央關于和平解放的8項條件,通過我黨地下交通秘密呈送給黨中央、毛澤東主席。毛主席于7月4日批閱了《備忘錄》,親筆寫了鼓勵程潛和平起義的回信,托李明灝輾轉送達程潛手中。


    突然執掌湖南軍政大權,站到對付程潛、鎮壓湖南和平運動的最前沿,陳明仁一時不知如何應對。張嚴佛建議他“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于是,陳明仁高喊反共口號,安排相關機構和人員頻繁巡邏,不停拉響警報,制造高壓氣氛;暗里卻配合程潛加快起義步伐,還安排人故意制造不同特務系統之間的矛盾。這些表面文章做得十分成功,絲毫沒有引起蔣介石、白崇禧、毛人鳳的懷疑。


    1949年7月,解放大軍兵臨長沙城下。陳明仁及部隊拒絕執行白崇禧的抵抗命令,程潛、陳明仁公開與解放軍商談起義、解放軍入城等具體事宜。8月1日,程潛以個人名義發出和平通電,3日,與李明灝簽訂《長沙和平協定》,4日,程潛、陳明仁發表湖南“和平起義通電”,湖南和平解放終于實現。


    主要參考文獻:

    《湖南和平解放的回顧》

    《解放戰爭時期中共長沙地下黨若干情況》

    《保密局湖南站始末》

    《湖南文史資料選輯》等



    END 
    *本文來源:湖南日報·新湖南客戶端。


    上一頁:找不到相關信息
    下一頁:瀟湘八景:畫卷里的美麗湖南
    国产一卡二卡三卡四卡视频版|久久SE精品一区二区|亚洲国产精品综合色在线观看|伊人久久大香线蕉亚洲五月天
    <menu id="mwmas"></menu>
  • <nav id="mwmas"><nav id="mwmas"></nav></nav>
  • <nav id="mwmas"><strong id="mwmas"></strong></nav>
    <nav id="mwmas"><nav id="mwmas"></nav></nav>